安徽福利彩票走势图
 
  首頁 > 今日甘谷 > 正文
【文化之窗】雪落大像山
時間:2019-02-11 08:58:32    來源:定西日報    作者:王琪

 
  一場紛紛揚揚的雪,沒有在小雪時落下,沒有在大雪時落下,也沒有在冬至時落下,卻選擇在新年伊始的那天晚上,悄然而至。突如其來的一場雪,驚艷了山川,驚艷了大地,也驚艷了大像山。
  沒有雪的日子里,風像個二桿子,隨心所欲地吹著。和風一起溜達的,還有那個叫“流感”的二流子。風過塵起,病從口入。醫院里人滿為患。
  冬雪不至,人們的心里憂憂的。偶爾看見草木上一層白白的雪凌花,抑或窗欞邊一片薄薄的冰窗花,也會驚喜異常,在心里虛構一場紛飛的大雪,以慰藉不安的靈魂。沒有雪的冬天,還能叫冬天嗎?
  生活在古冀的人們,都期待一場雪的到來。大雪紛飛,銀裝素裹,洗凈鉛華,掩埋丑陋。
  終于,一場大雪,在人們的期盼中,飄然而至。白雪覆蓋了渭河上下,像山內外。
  這場雪,忽如春風一夜來,款款而至,盈盈如玉,來自天宮,落于大地。又似故人夜訪,不期而至,笑語嫣然,溫溫軟軟,娓娓道來。飄雪無聲,悄然而至。不似秋風,喧囂不已;不似夏雨,毛毛糙糙,不似春花,妖艷奪目。寧靜才能致遠,淡泊方能明志。



 
  早已過了為一場雪的到來而虛張聲勢的年紀,我以一顆平靜的心,看雪落像山,聽天賴清音。我的生命已經歷過一場又一場的雪,該淡漠的早已淡漠,該擱置的已然擱置。追逐熱鬧的年代也如風一般遠去,知道時間是把殺豬刀,會抹殺一切繁華盛景,再美麗的容顏,也有紅消翠減之時,再盛大的戲劇,也有落下帷幕之日。好花不常開,好景不常在。只有那平淡的歲月,質樸的生命,才經得起時間的叩問,人情的檢閱。
  雪,溫柔地飄著,大地一片蒼茫。大像山的梵音,像雪花一樣怒放。絕頂的大佛,目光如滿天溫暖的雪花,普度眾生。渭水如練,緩緩東流,帶走片片雪花,卻帶不走歲月往事。回風舞雪,思緒飄搖,我忽然想起了兒時的雪。
  兒時的冬天,似乎比現在的冬天更溫情,更君子。節氣就像上課鈴聲一樣準時,該小雪時小雪,該大雪時大雪。數九寒天,必地凍三尺。冬天是真正的冬天,隔三差五就下一場雪,或大或小,或厚或薄。于是,玩雪就成了兒時最快樂的一件事。滑雪、打雪仗、堆雪人,記憶最深刻的當數下雪天逮麻雀。



 
  雪像扯不斷的棉絮,紛紛揚揚,無休無止。我們在院子里清掃出一片空地,拿一扇窗扇或一個大篩子,用半截木棍,支起一端,在窗扇或篩子底下,撒一把高粱或放幾穗谷穗,再在木棍上系一根長長的細麻繩,一直拖到屋內,靜待麻雀上鉤。下了幾天雪,餓急了的麻雀,看見食物,紛紛從屋檐下、柴摞上、樹枝間,撲向陷阱。雪白雪白的天地,麻雀就像一疙瘩黃土,就像一片枯敗的樹葉,在空中劃過。一些見過世面的老江湖,只在陷阱外面游蕩,麻痹人們,待瞅準時機,以極快的速度,叼一粒食物,迅速撤離,遠走高飛。而一些楞頭楞腦的小麻雀,眼中只有食物,看見吃的,不顧一切,一頭扎進陷阱里,貪婪地吃起來。這時,需要有耐心,需要等待更多的貪婪者進入。一只,兩只,三只,等有了四五只、五六只麻雀進入了中心,我們會以極快的速度拉動麻繩,一網打盡。抓住的麻雀,裹上黃泥,塞進炕眼洞。不多一會兒,一只只熱噴噴的烤麻雀,就成了我們那個缺油少鹽時代最香的美味了。
  看見紛飛的雪,憶起兒時那種烤麻雀的香味,至今回味無窮。
  雪,還在下著,飄飄灑灑,紛紛揚揚,讓大像山變得簡潔明了,寧靜高遠,像飄香的國畫,像梅邊的笛吟,像陶淵明的詩,像王羲之的字,懸掛在渭河之南,彈奏在像山之上。山上的燈管亮著,山間的木魚敲著,燈紅雪白,僧敲寂靜,大像山靜如處子,冷艷清幽,任是無情也動人。絮雪附巖,蒼松泛白,佛閣如月,山嶺如流,天高地迥,上下一白。霎時,純白與寂靜,莊嚴與神圣,覆蓋了像山上下,覆蓋了渭河南北。像山如此靜美!古冀如此多嬌!



 
  山下的大像山公園,像一張潔白的宣紙,園中的湖泊草木,亭閣水榭,落紙成畫,下筆成文。畫在心中藏,人在畫中走。腳下的雪,潔白如玉,柔軟如綢。湖畔的樹,雪落簌簌,如落英繽紛,如蝴蝶翩躚。曲橋如夢,祭壇如詩,像山湖靜如處子。白雪勾勒的崇文苑,像簡靜的詩經,像淡雅的唐詩,瑩潤如玉;凌風傲雪的尚武園,像怒放的白梅,像寒山的勁松,豪邁如歌。它們一東一西,一文一武,披星戴月,兩倆守望,像一對比肩而立的君子,像一對遺世獨立的圣人,默默地詮釋著甘谷的精神內涵,解讀著古冀的人文傳統。
  雪落古冀,四野蒼茫。期待已久的大雪,不期而至。我沿著像山湖青石鋪就的小路,獨自徘徊在銀裝素裹的大像山公園。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,盛開的雪花漫天飛舞。那輕盈的雪花,如銀碗里翩翩起舞的公主,如天宮里花枝招展的精靈,又如深山里高人彈奏的古箏,舒緩悠長,古典唯美,一種融融的暖意在胸間緩緩流動,一種美好的情愫在心中悄然滋長。每個人的心靈都需要沉靜,需要滋養,我不知道,在這蕭瑟的冬季,還有什么能比與一場大雪的相遇,更讓人心旌神搖,也更讓人濾盡浮華。飛雪如羽,世界如銀,心也輕松,夢也輕盈。沉睡的土地,也被溫柔的雪花喚醒,開始孕育風情萬種的春天;蟄伏的種子,更被溫情的雪花滋養,開始萌動萬紫千紅的色彩。天地一重逢,萬物皆可萌。大雪落了,春天還會久嗎?



 
  走出家門,來到大像山下,不只為了看雪景,亦為了釋放疲憊,純凈心情,更為了把這一段被白雪覆蓋的簡單純粹存留心中。白雪皚皚,大地一片蒼茫。人世間所有的丑陋與骯臟,喧囂與浮華,都被白雪掩埋,干干凈凈,坦坦然然。不糾結于名利,不迷途于美色。只在簡單中涵養內氣,只在純粹里靜養修為,讓人生趨于高尚,讓生命趨于美好。就像這湖畔的樹木,白雪鎧甲,卓然屹立,枝干如鐵,直指蒼穹,沒有繁華的負累,沒有碩果的牽絆,拋棄一切瑣碎,謝去所有應籌,將生命最原始最質樸的面貌真實地袒露在天空下,呈現在人世間。從不在凄風苦寒的環境中面露畏難,也不在苦悶彷徨的生活里意志消沉。風骨硬朗,靈魂高華。眼前的像山湖,冰封雪蓋,干凈簡潔,仿佛正在夢鄉。天地一塵不染,干干凈凈,凈得毫無雜念,凈得無煩無惱,我的心底,也是一池清澈,一片明凈。
  雪花飄呀飄,古冀一片潔白。山舞銀蛇,原馳蠟象,玉樹瓊枝,粉妝玉砌,仿佛進入童話世界。忽然想起古人詠雪的詩句,“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”“寒夜客來茶當酒,竹爐湯沸火初紅。尋常一樣窗前月,才有梅花便不同。”吟誦著古人的詩句,我移步回家。這樣的雪天,這樣的環境,一個人坐在家里,溫一壺酒,或沏一杯茶,靜賞窗前飛雪,回憶前塵舊事,也會別有情趣。
  雪落無聲,像山無語。



 
王琪,甘肅省作協會員,甘谷縣作協主席。在《人民日報》、《光明日報》《甘肅日報》、《天津日報》、《讀者》、《絲綢之路》等100余種報刊發表歷史文化類散文300余篇。先后獲第27屆全國地市報新聞獎、第五屆甘肅省黃河文學獎等獎項,十余次獲國家、省、市級征文獎,有多篇作品收錄各類文集。

上一篇:六峰鎮:積極組織群眾清掃通村道路 保春節返程高峰暢行
下一篇:【甘肅日報】大像山鎮印象
主辦:甘谷縣人民政府 承辦:甘谷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網站地圖
地址:甘谷縣大像山鎮冀城南路統辦大樓二樓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0938-5622811
新聞中心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電話:0938-5625345
隴ICP備09003452號     技術支持:甘肅浡然網絡科技有限公司
甘公網安備 62052302000005號 網站標識碼:6205230001
安徽福利彩票走势图 斗牛牛游戏下载免费 安卓版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中超文字直播 江西多乐彩14号走势图 网络直播炸金花输68000 网游拖怎么赚钱 彩票开奖查询公告 sg飞艇计划软件app 捕鱼来了辅助会封号 董欣纯天然护肤品怎样赚钱 什么是双色球红球012 大乐透造假公布铁证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技巧 龙虎28下载 浙江飞鱼管业 河内5分彩彩全天计划软件